這是一個還沒滿月的小寶貝,關於生命的一次掙扎。
  而陌生人的愛,讓這個悲苦的故事,有了一抹暖色。
  她是一個只在母親腹中待了7個月的早產兒,更不幸的是,她剛降生,母親便身患重病。而剛來到人世的她,也生病了,並且病得很嚴重。
  母女倆治療所需的巨額醫葯費,讓家人一籌莫展。在痛苦抉擇之後,他們只能放棄對小寶寶的治療——在寶寶出生第二天,為她辦理了出院手續。
  成都的好心人,偶然得知此事後,將小女嬰接到家中,當起了她的“臨時媽媽”。
  如今,成都的市民、公益組織的志願者,仍然在四處奔走:籌集善款,救治母親……
  所有素不相識的人的出手,讓這個原本令人絕望的故事,在成都,有了一個溫暖和明亮的方向。
  一開始,只是普通的“翻譯援助”
  2013年12月8日,24歲的甘孜州女子亞馬拉初因患結核性腦膜炎、肺結核、液氣胸和蛋白症等多項重症住進了華西醫院。
  嚴重的病情,讓她再也無力承擔懷胎的重任,12月24日,才懷胎7個月的她,竭盡全力生下了女兒,還沒有來得及看寶貝一眼,便人事不省。愈發嚴重的病情,讓亞馬拉初住進了重症監護室,只能靠呼吸機維持生命。
  從甘孜州爐霍縣趕來的家人,由於語言不通,與醫生溝通起來非常困難。“去年12月25日,我正陪著丈夫來四川大學華西醫院看病,在急診室門口碰到亞馬拉初的哥哥和丈夫,看見他們和醫生難以交流,就義務當起了翻譯。”來自甘孜州道孚縣的扎西翁姆告訴成都晚報記者,因為孩子在成都上學,她就租住在華西醫院附近,所以從那以後,只要亞馬拉初的家人有需要,她都會很快趕到醫院幫忙。
  接下來,是對一個小生命的憐惜
  為了節省費用,來照顧亞馬拉初的家人沒有在醫院附近租房子住,而是每天晚上擠在一輛麵包車上過夜。幾周的折騰,讓這兩個住在麵包車車廂里的男人無助而絕望。
  “醫生在孩子出生當天就告訴他們,早產的小女嬰很有可能也患有跟母親一樣的疾病,若治療起來會花十多萬的費用。”扎西翁姆告訴記者,經過無數次思想鬥爭之後,亞馬拉初的家人還是做出了這一艱難的決定:儘力先救病情較為嚴重的母親。
  小女嬰出生第二天,家人就為她辦理了出院手續。“總不能讓她跟著大人住在麵包車裡呀。我也是一個母親,我有經驗照顧好小孩。”於是,扎西翁姆扮演起了臨時媽咪的角色。
  在誰也不知這位來到人間就遭病痛折磨的小生命能否活下去的情況下,扎西翁姆將小寶寶帶回家照顧了24天,在這期間,扎西翁姆多次帶小寶寶到社區醫院看病,“由於小孩還沒滿月,醫院都不願接收。”
  在面對記者的採訪時,扎西翁姆表示,自己只是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不值得多提,她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幫助這個小女嬰,向這個困難的家庭伸出援助之手。
  現在,救助母女倆還需愛心接力
  住院不足一月,亞馬拉初家人帶來的錢就已用完,於是開始四處借錢,把整個村子和親朋好友都借遍了。在成都工作的幾個朋友得知情況後,通過微博和自己的微信朋友圈轉發此事,幫忙募集了2萬多元。有了這筆錢,家人於1月17日給降生24天的小女嬰辦理了入院手續。昨日,記者在華西醫院見到了這名尚未滿月的孩子。
  成都的一些網友在得知此事後,也開始在自己的朋友圈裡發起募捐活動。成都市義工聯聞訊後,也在其官方微博發起了捐款倡議。
  “昨日,已有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好心人表示,要向母女倆捐3萬元錢,這筆錢到賬後,我們會馬上將其轉入她們在醫院的賬戶。”成都市義工聯的義工李莉告訴記者,但母女倆的治療費用還差很多,希望能有更多的愛心人士伸出援助之手。李莉同時稱,愛心市民的每一筆捐款,他們都將“完全透明”。
  另一個稍讓人覺得安慰的信息是,華西醫院的醫生告訴記者,小寶貝初步檢查得的是肺結核,樂觀地估計,一周左右就可出院。而至今仍躺在重症室的母親,治療還需要十至二十萬元。
  成都晚報記者 易啟明 何亞男 攝影 呂國應  (原標題:關於生命的一次掙扎:早產小女嬰和重病媽媽期待成都人愛心再接力)
創作者介紹

ioddpfsrnpbgn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